亚华电子客户高度分散订单交易恐出事,供应商社保缴纳存问题?

来源:百度百家 发布:2022-08-30 17:59:02

来源:实投财经

应收账款激增,回款率低下资金周转恐成难题?

报告期各期末,亚华电子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928.23万元、6,273.54万元及8,187.68万元,占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6.85%、23.07%及25.31%,占比较高;2019年-2021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42%、30.73%及32.16%,比例亦较高。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及2021年末,账龄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738.79万元、1,990.93万元及2,400.25万元,占全部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30.70%、27.68%及25.96%,应收账款账龄较长。2019年-2021年,公司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735.94万元、919.34万元和1059.62万元。公司的信用期一般为3个月,逾期应收账款主要为3个月以上账龄的应收款项,逾期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3,355.90万元、3,585.46万元及6,071.60万元,占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59.25%、49.85%及65.66%,逾期应收账款占比较高。由于公司终端用户多为医院等医疗机构,客户付款流程相对较长,故公司期末应收账款金额较大,账龄相对较长,逾期应收账款占比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公司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85.02%、72.17%及18.98%。报告期内,亚华电子存在金额为100万元以上的合同且连续两年或以上均确认大量收入的情况,而且在彭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项目中,合同签订后不久即确认收入,合同金额为114.52 万元,签订时间与确认收入时间间隔20天。报告期各期末,亚华电子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087.32万元、7,525.39万元及9,646.84万元,占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3.16%、27.67%及29.82%,占比较高;发出商品账面余额占存货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57.49%、40.80%及41.95%,公司产品受医院等医疗机构建设期的影响,部分合同自产品发出至验收完成的周期较长,因此发出商品余额较高。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大,发出商品及存货金额可能将进一步增加,进而对公司营运资金造成一定的压力。报告期内,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28次/年、1.54次/年及1.55次/年,由于验收期的存在,存货周转较慢。2019年和2020年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均值。

在应收账款激增的情况下,公司如何保证账款能够及时回款?公司回款率低下,真的能够保证公司资金的正常周转吗?公司为什么会存在应收账款迟迟不能回收的情况?公司是否有做好足够的坏账准备?

客户高度分散订单交易恐出事,供应商社保缴纳存问题?

亚华电子客户较为分散,主要为医院建设集成商、终端医院和贸易商客户。2019及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2.94%、13.22%,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0.46%、15.79%,公司集中度低于同行均值。整体上,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客户类型结构中,以医院建设集成商为主。报告期各期,公司医院建设集成商客户的数量分别为951家、1,067家及1,265家,数量逐年稳步增长,呈现出较为显著的分散性。报告期各期,亚华电子客户中,年度收入规模在50万元以下的客户数量分别为2,873户、2,804户和3,206户,占全部客户数量的比例高达97.09%、96.29%及95.76%,公司单一客户的收入规模相对较小,整体客户分布较为分散。亚华电子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的占比较高,报告期内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分别为72.97%、74.73%和77.75%。其中,显示模组、IC芯片等主要原材料价格受半导体行业的影响较大,自2020年下半年起,由于上游原材料产能供应不足的原因,显示模组、IC芯片的价格均有所上涨。深圳市圣合泰科技有限公司为公司2019年-2021年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向其采购显示模组金额分别为1169.61万元、976.95万元和1306.31万元。公开资料显示,公司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100万元。2018年-2020年公司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3人、30人和0人,社保缴纳人数变动较大。

公司在客户分散的情况下,真的能够保证足够的订单量吗?公司现在难道没有可以巩固更多客户的办法吗?公司接下来是否还会继续扩大客户渠道从而更进一步地分散客流量?公司第一大供应商在社保缴纳方面存在问题,为什么公司没有选择换掉这个供应商?

家族企业一家说话,高层管理变动大决议长期发展存难题?

耿玉泉、耿斌合计控制公司74.93%的股份。本次股票发行后,实际控制人仍可凭借其控股地位,对本公司经营决策施加重大影响。亚华电子董事会由9名董事组成,包括3名独立董事,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报告期公司的董监高发生了不少变化。公司原财务总监郭英于2020年8月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聘任于雷担任财务总监。2020年9月10日,亚华电子召开2020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引入新股东于雷并向其增发股份10万股,每股价格2.30元/股,于雷持股比例为0.13%。因本次股权激励,公司于2020年度确认股份支付费用70.70万元。2020年9月30日增资进入的新股东江苏人才四期、太付咨询、君尚合钰、华宸财金入股单价为9.37元/股。而亚华电子恰巧在2021年9月30日创业板招股书为证监会受理。2022年2月中国证监会延长临近上市前入股行为认定的时间标准,将申报前12个月内产生的新股东认定为突击入股,且股份取得方式包括增资扩股和股份受让。

在家族企业高度控股的情况下,公司真的能够保证决策的合理和正当性吗?公司接下来是否还会继续频繁变动股权?这些股权的变动中公司是否存在着不合理的行为?公司高层管理变动大,这真的有利于公司未来的长期发展吗?

高度依赖税收补贴,若失去政府政策优惠利润恐大幅压缩?

2018年至2021年6月,亚华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250.74万元、16,456.65万元、23,410.10万元、11,141.04万元,2018年至2020年营收呈上升趋势;报告期内净利润分别为1,513.46万元、4,012.84万元、5,523.35万元、2,047.74万元,2018年至2020年净利也呈现上升趋势,其中2019年同比增长165.14%,增幅明显。亚华电子业绩不断提升的背后离不开政策的支持。根据招股书,亚华电子报告期内享受增值税即征即退、研发补助、科技创新发展资金等。报告期内,亚华电子享受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866.06万元、1,406.54万元、1,690.29万元、457.48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34.41万元、423.59万元、444.60万元、658.89万元。综上,报告期内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与税收优惠合计分别为1,200.47万元、1,830.13万元、2,134.89万元、1,116.37万元。同时招股书也披露,报告期增值税即征即退存在一定滞后性,2020年度收到自2019年11月至2020年11月共计13个月的增值税即征即退退税额;2021年上半年,收到自2020年12月至2021年4月共计5个月的增值税即征即退退税额。尽管如此,亚华电子2018年、2019年享受到的政府补助和税收优惠合计金额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例仍然较高,分别为72.48%、42.20%。

公司主营收入为什么不是依靠产品所带来的利润,而是税收补贴政策?难道开公司的目的不是为了研发赚钱的产品,而是靠迎合税收政策赚钱吗?接下来如果税收政策出现变化公司如何保证不会陷入亏损局面?公司现在难道除了税收政策补贴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增加收入了吗?

数据频繁“打架”,企业梳理信息能力存疑?

通过梳理招股书中各项数据,再对比相对应的公开信息,发现有几项数据出现了“打架”现象。根据招股书,亚华电子本次IPO募集资金共31,884.66万元,并将其全部投入于4个项目,分别为智慧医疗信息平台升级及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亚华电子拟在智慧医疗项目总投资和投入募集资金均为15,282.30万元。而环境影响登记表显示,该项目投资金额为19,644.99万元,与招股书中相差了4,362.69万元。同时,招股书还披露了亚华电子高管的履历,经查看后发现存在有高管早年入职其他企业的时间竟然还早于该公司成立时间的问题。招股书披露,巩家雨为亚华电子的监事,2013年7月至2014年3月任北京尚德致远科技有限公司中级Android讲师、研发工程师。但企信网显示该公司成立时间为2016年3月,比巩家雨的入职时间还要晚2年9个月。2018年至2020年,亚华电子母公司和子公司缴纳社保人数共计分别为319人、344人、462人。据招股书同期亚华电子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14人、339人、456人,两公开的官方资料相比,社保人数分别相差了5人、5人、6人。

公司相关的数据分析人员难道不具备相应的能力吗?为什么在数据披露方面会频频出现“打架”状况?对于数据不统一的行为,公司能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难道公司相关披露的数据真的是在隐瞒事实以谋取利益吗?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键词:
相关新闻